首页 > 专题 > 企业 > 东方歌剧-京剧

东方歌剧-京剧

文章来源:小辣旦
字体:
发布时间:2019-11-14 20:19:53

 京剧《四郎探母》,大家都知道是杨家将的故事。

sl1.jpg

     说的是北宋时期,杨家为抵抗北方各少数民族的南侵,全家男女老少齐上阵。杨家共生了六个儿子,两个女儿,后来又收了一个义子,分别排行为大郎、二郎、三郎、四郎、五郎、六郎、七郎、八姐、九妹。他们个个是英雄好汉,广在民间传颂。杨四郎长得一表人材,武艺高强,但金沙滩一场恶战,却改写了他的人生命运。 雁门关北面的金沙滩,北国的契丹王在那儿设下重兵。杨家将在这场大战中损失惨重,丧失元气。
      杨四郎被俘,契丹王的损失也十分惨重,老王在大战中身亡。肖太后执掌朝政。人们押着杨四郎来到肖太后跟前,他说了一个假名:穆义。肖太后见这个穆义长得相貌堂堂,又让他试了试武功,甚为满意。便把铁镜公主嫁给了他。 一晃十五年,虽说肖太后和公主待他很好,但思乡之情无时无刻不在煎熬着他。
这天,听说统兵肖天佐在雁门关摆下一个大阵,让人上书宋朝,说是若破得了大阵,北番甘愿伏首称臣;若破不了大阵,宋朝江山就得让给北番。宋王朝皇帝御驾亲征.率领杨家将及多路军兵向北方开来,驻扎在雁门关内。杨四郎决心要去和母亲见一面,万般无奈,他跪在公主面前,把自己是杨家四郎的秘密告诉了铁镜公主。公主十分贤德善良,她设法去讨一支令箭,成全四郎回宋营见母。


sl2.jpg

      流落番邦一十五年的杨四郎好不容易与老母发妻兄弟相见,转瞬就要再度分别,生死离别之际的骨肉亲情,一时迸发出来;佘太君和杨四郎母子间的情感冲撞是如此尖锐而令人心酸。佘太君急切的对儿子说道:“哎呀儿呀!你才得回来,怎么又要回去?儿岂不知,天地为大,忠孝当先!”杨延辉的回答是:“哎呀母亲哪!儿岂不知天地为大,忠孝当先;儿若不回去,可怜你那番邦媳妇、孙儿,俱要受那一刀之苦……”在这里,杨四郎说的是媳妇、孩子的性命交关,背后的支撑则是他的诺言,当杨四郎忠义不能两全时,义成为更优先的选择。

sl3.jpg

       这一出好戏,便是京剧,它被誉为“东方歌剧”。
      于清中叶的北京,承接宋元以来业已历经数百年的中国戏曲文化之流,是在中国戏曲发展史的所谓“地方戏时代”出现的许多剧种之一。和这一时代出现的大量地方剧种一样,它的出现并不是从宋元以来以戏文与杂剧为主体的戏曲历史的简单延伸,或者说,它并不仅仅是宋元南戏、元杂剧以及明清传奇的地方化身或变种。
1790年,第一个徽班进入北京,参加皇帝的生日演出。原在南方演出的三庆、四喜、春台、和春,四大徽班陆续进入北京,他们与来自湖北的汉调艺人合作,同时接受了昆曲、秦腔的部分剧目、曲调和表演方法,又吸收了一些地方民间曲调,通过不断的交流、融合,最终形成京剧。

sl5.jpg

      "四大徽班"的演出剧目,表演风格,各有其长,故时有"三庆的轴子,四喜的曲子、和春的把子、春台的孩子"之誉。"四大徽班"除演唱徽调外,昆腔、吹腔、四平调、梆子腔亦用,可谓诸腔并奏。在表演艺术上广征博采吸取诸家剧种之长,融于徽戏之中。兼之演出阵容齐整,上演的剧目丰富,颇受京城观众欢迎。自魏长生被迫离京,秦腔不振,秦腔艺人为了生计,纷纷搭入徽班,形成了徽、秦两腔融合的局面。
      在徽、秦合流过程中,徽班广泛取纳秦腔的演唱、表演之精和大量的剧本移植,为徽戏艺术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徽班进京是京剧发展进程中的重大事件,但徽班进京不等于京剧诞生,而且离京剧诞生还有相当一段距离,这已经是学术界的共识。但是,徽班进京这一事件本身仍值得特别注意,它的艺术学含义,更准确地说,多个徽班相继进京并且在北京这座作为国家政治中心的城市里立足发展的艺术学含义,仍值得发掘。

sl7.jpg

      从清末直到整个20世纪获得了此前所有民间艺术从未有过的地位,它也从艺术本体的层面,最大限度地扩展了民间文化与美学的影响,提升了民间趣味在中国文化传统中的地位。在这个意义上,京剧的诞生与发展,既是中国文化传统的必然结果,也在中国文化传统的近现代转型中留下了它的特殊的印记。
 

新闻热点

2015-09-08 22:05:51
2015-11-18 12:04:34
2015-11-13 10:00:10
2019-03-02 21:59:20